学院主页 | 本站首页 | 中心概况 | 中心新闻 | 王学交流 | 王学热点 | 王学资料 | 王阳明与贵州 | 贵州地域文化研究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贵州地域文化研究>>地方文化研究>>正文
 
专 题 栏 目
 地方文化研究 
最 新 热 门
  评论 2012-10-25
相 关 文 章
龙南赋 2012-03-09
赣州赋 2012-03-09
江西赋 2012-03-09
中华赋 2012-03-09
王 阳 明 ... 2012-03-09
地方文化研究
王 阳 明 在 龙 南
2012-03-09 18:16 赖 建 青 搜集 整理 原创

       

         

                  

    明代融会儒、道、佛及先秦诸子百家而集心学大成的著名哲学家思想家军事家、一个“上马治军,下马安民”文韬武略之全能大儒王阳明似乎与有“龙”字的地方特别有缘。“龙场悟道”,由于得罪宦官刘瑾被流放到贵州龙场,远离是非纷扰,从而悟出“心即理”、“致良知”与“知行合一”的心学精髓;“龙南留痕”,一场山区民乱让他走进江西龙南,这个与传说中神龙有千丝万缕关系山水有情的地方令一代大儒驻足留痕,至今流传着许多传闻轶事。

龙场悟道      龙南留痕

龙南,位于江西与广东交界处赣粤边际的山区县,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县域在中华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块。(当时全南、定南两个县还没有分立出去)千百年来,这里没有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没有出生过誉满华夏的名人圣贤,春秋冬夏在这里默默地交替更迭,曾经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山城。

然而就在四百多年前,这个当时不为很多人关注的地方却与一个明代著名的先贤大儒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齐赵韩楚燕,春秋战国百年风云过;辽宋夏金元,五代十国群雄争中土。

当历史的时针指向公元一千五百年,已经进入强弩之末的大明王朝烽烟四起,动荡不安。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江西南部以及与福建、广东交界处爆发大规模民变,波及方圆数千里,史称“三浰之乱”,地方官府数次征剿无功而返,愈演愈烈之乱震惊了朝廷。时任南赣巡抚的王阳明奉旨率军南下,正是这次平乱之行,这位先哲走进了龙南。

作为明朝弘治年进士出身的王阳明自幼聪慧出众愽学多才,精通儒家、道家、佛家等先秦诸子百家,集心学之大成而成为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军事家和教育家,更以“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民”之文韬武略令世人侧目。在他任上的时期,明代几乎所有重要的军事行动都由他指挥,征战万里,所向披靡,王阳明因此被誉为“大明军神”,史学家称他是一位世界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

有人说,中国历史上能称得上圣人的只有两个人:孔子、王阳明。

有人说,中国历史中文人用兵的当以三人为最,即诸葛亮、王阳明、毛泽东;而其中唯有王阳明能力挽强弩“百步穿杨”,金戈铁马拼杀疆场。

《明史》上载: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也。

日本维新派中有一个在世界上享有“东方纳尔逊”之誉而被日本军国主义尊为“军神”大名鼎鼎的常胜将军东乡平八郎大将,他一生都把一方大印挂在身上,大印上刻着七个大字“一生低首拜阳明。”

一个中国明朝的文官让一向自命不凡的日本“军神”如此崇拜,难以想象。

“阳明热”曾经风靡日本,几乎每个日本人都在研读《传习录》,王阳明学说成为了日本明治维新否定全盘西化的思想基础。

一个中国学者的思想能对另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世所罕见。

 

人生道路上总会有许多意外的经历,一生征战南北驰骋的王阳明也许没有想到,规模不大的“三浰之乱”让自己走进了龙南,更没有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城会给自己如此之多的神奇与感悟,留下如此之深的印象。

传说从走进龙南的那一刻起,对周易奥秘有深刻领悟的王阳明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龙”气逼来,在四周环山群峰竟秀的盆地中萦绕,令人敬畏。龙头滩、龙头塔以及百丈龙潭那些悲壮离奇的传说让他惊讶让他震撼。百丈龙潭之南——龙南,这座有着皇城风格高深莫测的“小京城”、这个与传说中的神龙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地方,立刻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了一代大儒。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滚滚奔流的桃江水在龙头滩上激起层层翻滚的浪花,形成了美丽的奇观,面对这龙南“八景”之一的视觉盛宴,王阳明欣然为它起了个美丽的名字——“龙头雪浪”。

站在龙王庙前,王阳明虔诚地礼拜祭祀,小白龙的勇敢正义令这位先贤肃然起敬;凝视着神秘深邃的百丈龙潭,斩杀荼毒百姓的孽龙却受到天条惩罚,一代大儒也难以洞察赏罚不公之原由。几千年过去了,遥遥相对的龙头塔没有在岁月沧桑中流逝,依然佇立在龙头山顶,镇守着囚禁为民除害神龙的百丈龙潭,王阳明遥望着茫茫无际的苍穹,发出了“龙头塔何时才会倒塌?小白龙何时能重获自由”的慨叹。

 

“莫以谋攻为上策,还须内治是先声。”滚滚东去的杨村河水千百年来阻隔着南北的步伐,冰冷的河水浸湿了远征将士的战袍。平乱凱旋归来的王阳明没有胜利后之喜悦,频频发生民乱的连年征讨令这位先哲陷入了深深地思索,朝廷的横征暴敛和官府的腐败欺凌导致百姓民不聊生,阶级矛盾激化是官逼民反的根源。王阳明亲自设计建造了一座造型雄浑奇特的风雨廊桥,并挥毫题名为“太平桥”,表示不愿意再看到杀戮的镇压,祈愿天下从此太平,而昔日的杨村河也改名为“太平江”。

翻开历史厚重的册页,经历了四百多个春秋的风雨沧桑,古老的廊桥上恍惚还能看到王阳明瘦削劲拔的身影,哗哗的太平江水依稀还回荡着先贤祈求天下太平的心声:“功微不希封侯赏,但乞蠲输绝横征。”

 

两座神奇的石峰,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数万年前,八仙中的铁拐李挑来一担玉石要为龙南补石峡山之缺口。因私自补山违反天规,被太白金星用酒灌醉误了时辰,一担玉石在县城西郊变成了有天然溶洞的两座石峰,当地百姓称为“玉石仙岩”。

天然溶洞里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令王阳明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维妙维肖巧夺天工的石笋石象更是令他赞不绝口。然而,茹秀藏娇的奇洞并没有一览无遗地穷尽其奥秘,当位于后洞数百年前的宋代藏书阁展现在面前时,王阳明心醉了。这位酷爱读书愽学多才的先贤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龙南这个山区小县竟然藏有如此珍贵的知识宝库,想不到宋太宗竟然会在如此偏僻的山区溶洞建立赣南第一个藏书阁。

翻遍宋书明史,历史没有只字片语的记载。世界上有许多事情往往不需要什么理由,而盖着朱红大印宋太宗御赐装祯精美的典籍证明了当年的辉煌;在御赐160册典籍的两旁,还有包括先秦诸子百家、春秋、史记在内的3600册书籍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橱中。正是这些珍贵的书籍,玉石仙岩才有幸与一代大儒相伴了一个多月;正是这座充盈着翰墨馨芳的藏书阁,天然溶洞也才有幸成为了“阳明小洞天”。王阳明在洞里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地读书,与历代圣贤潜心交流细心领悟,留下了书文俱佳的《平浰碑》刻石,留下了“知行合一”之感悟,也留下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珍贵岁月。

 

五千年的文明进程,漫长的历史孕育了厚重的中华文化,易经是中华民族文化之精髓,在历史上演绎着无数的神奇。三国时期,诸葛亮于南阳的家乡建了一座八卦村,两极生四象,四象生八仪,阴阳爻变相生相克的交替变换中转化成无穷无尽的奥秘。千百年后,明代圣贤王阳明为奖掖平乱立功的部下,在龙南里仁建了一座八卦围,八八六十四条巷道纵横交错,组合成曲折离奇的迷宫。两位先贤别出心裁地将兵法中变化无穷的布阵用建筑的形式表现出来,八卦连环阵、八门金锁阵,中华民族文化以独特的方式在世人面前展示出特殊的魅力。八卦村与八卦围异曲同工,人们从迂回交错的变化中去感悟到了中华文化之愽大精深。

 

横亘于江西和广东之间的山脉是粤港澳与内地连接的天然屏障,南赣巡抚王阳明为扼守岭峤咽喉,把住沿海地区通往内陆的交通要道,在龙南程岭的古驿道上建造了一座高大坚固的关隘——镇南关,关隘的建成给了当时没有明确称谓的乡村一个响亮的名字,关隘之西——关西。

那座当年“一人把关,万夫莫开”的雄关早已随着逝去的岁月消失,而程岭至关西的古驿道上却留下了先贤力扛巨石、手劈狂牛等许多神奇的故事和传说。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自古以来,能成大事的人都有无所畏惧敢于冒险的精神,有着与众不同的勇气。在海拔八百多米高的丹霞奇峰前,面对着数十米高的峭壁悬崖,王阳明手握凌空而挂的铁链往上攀缘,上依绝壁险峰,下临岩谷深渊“索摆身颤,汗濡手滑,几几欲坠乎”。当他登上峰顶站在绝壁天门边,望着形态迥异的九十九座丹霞石峰,心有所悟,遂援笔写下联句:

武力不如法力,力修力行力作善;

当仁何必让仁,仁心仁德仁为宗。

当地百姓以先贤所撰联首之字组合,这片矗立在赣粤边际的丹霞石峰林便有了响亮的名字——武当,小武当山从此声名远播,成为江南沿海粤港澳地区著名的旅游胜地。

 

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无法解读的自然现象,而正是这些神秘增加着人们对苍天宇宙的敬畏。造型别致的西山观是明代早期的道教建筑,位于龙南县城西北角。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在观中发现了非常奇特的现象,即无论是初一还是十五,不管月亮从哪个方位升起,都会立刻照到大殿中的元始天尊身上,因此引得许多人来猜测和观赏,成为古老县城中一大奇特的景观。有了景观就得有景观的名字,而西山观奇异现象的命名却一直争论不休。人们提出了许多的建议,如“西山奇观”、“西山晚月”和“月映天尊”等等,可仔细推敲起来却都不尽如意,因此始终都没有定论。当一代先哲走进龙南,在了解当地历史文化民俗乡情时听说后非常感兴趣,亲自来到西山观观赏。面对这罕见的奇特现象和听了各种提名的建议后,经过反复推敲与斟酌,王阳明建议用“西山挽月”命名,形象地说观中的元始天尊“挽”住了月亮,无论东西。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一个“挽”字非常确切地点出了这个奇观的实质。

“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一字之师”体现了王阳明的智慧,体现了一代大师超群出众的水平,“西山挽月”一时传为佳话。

 

在桃江岭下后山上的“羊牯易福地”,王阳明解读了“冲天凤形”接龙穴的走势和奥秘,观赏了“日朝三江水,夜对万家灯”的壮观,把周易文化与民俗风情巧妙地结合起来;在水西村关帝庙前,这位先贤肃然起敬,挥笔为千秋忠义撰写了著名的长联:

生蒲州事豫州战徐州守荆州万古神州有赫;

兄玄德弟翼德释孟德擒庞德千秋至德无双。

 

时光更迭,日月如梭,千年岁月弹指一挥间。

漫长而短暂的六个春秋,王阳明在南赣巡抚任上赣州讲学、崇义立县、回师于都……,殚精竭虑,行色匆匆。只有龙南山水有情,有幸让先哲驻足凝视,从而留下了一代大儒许多传闻轶事,留下了一段闪光的历史履痕。

 

作者简介:赖建青,男,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省龙南县文联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国宝》、

《至高使命》,小说散文集《仅有爱是不够的》等文学专著;《赖建青书法作品集》。随笔杂文有《袁隆平是被“历史误会”的吗》、《文痞贾平凹》等,辞赋作品有《龙南赋》、《赣州赋》、《江西赋》、《中华赋》,见于中国散文网、文学博客网、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国诗文网等。联系号码:13870729658

 

关闭窗口